首页 数据资产入表正文

对话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院长林嵩:医疗资产入表,把定价权交给市场

admin 数据资产入表 2024-07-10 55 0

001.png

数据要素、数据资产化的热潮正在重塑各个行业。

从2020年我国将数据定义为与劳动、资本、土地、技术并列的第五大生产要素,到国家发改委牵头制定了“数据二十条”、《“数据要素×”三年行动计划(2024—2026年)》的发布、国家数据局的成立,构建以数据为关键要素的数字经济成为不容错过的话题。

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院长兼MBA教育中心主任林嵩更有切身体会,在他出席的各个会议中,各个领域现在都在谈论资产入表的问题。尤其是医疗行业,在这个问题上更为迫切,有更大的现实需求。

002.png

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院长兼MBA教育中心主任林嵩

国家数据局发布的《全国数据资源调查报告(2023年)》,首度指出我国数据资源“产—存—算”规模优势基本形成,数据“供—流—用”各环节主体逐渐丰富,海量数据和丰富场景优势潜力亟须释放,数据资源管理和利用整体处于起步阶段。

过去的半年里,医疗企业、医院都在快马加鞭,拥抱数据要素的变革期。不少医院成立了大数据中心,扩充信息部门人员;数据资产解决方案商的宣传页开始频繁在各大会议中露面。

“数据资产入表提供了一个标准,提供了一个有可能的方向,能够来解读和处理企业数据的价值。”林嵩结合自身体会向亿欧大健康谈到,过去数据也极其重要,但它的重要性在商业时代却不能用货币来衡量,这种重要性可能就是嘴上说说而已。在当下,很多资源要素和投入由标准货币来衡量,才可以真正体现重要性。

最热的方向,仍待完善的“基建”

医疗资产入表,简单来讲,就是医疗机构将自家产生的数据进行“人口普查”之后,筛选加工,成为企业资产负债表中“资产”一项。

经此一役,过往的数据积淀摇身一变,便成为账户上的真金白银。有投资人向亿欧大健康指出,会因为企业在做数据资产入表,而适当提高该企业的估值。

今年7月6日,北京国家会议中心,2024中国数字医疗大会(CDHC)暨首届朝阳区数字医疗产业发展论坛上,数据要素几乎成为每位演讲嘉宾的必提词。近千人的会议现场,数字医疗企业、媒体、投资机构、医院等从业者们,静耳聆听数据要素资产化,如何激发医疗行业新质生产力。

无论是严肃的医疗机构,还是数字医疗企业为了吸引投资,提升估值,数据资产化已然成为了流淌着奶与蜜之地。

在讲者们构建的未来图景中,数据以乘数效应,放大、叠加、倍增作用,推动社会的深刻变革。细化到企业本身而言,不仅可以显化企业的数据价值,也可以改善企业的财务报表,将符合条件的数据资产投入量化入表,从而增加企业资产,降低资产负债率,释放利润,提升业绩,将加速数据资本化和企业资本化步伐。

但是热潮之下,数据资产化堵点重重。目前看来,医疗数据一直存在着“有数无市”的难题,尽管医疗机构每天产生大量医药、医疗、健康管理等数据,应用价值极大,但因为医疗数据的敏感性与隐私性,被严格限制应用。另一方面,医疗机构五花八门的数据接口,不同医疗机构的数据格式和质量参差不齐,标准化程度较低。

“临床一线的医生感觉到了信息与数据的便利吗?并没有。而且我们很多数据仅以一个死数据的形式存在,非常消耗我们的资源。”一医生直言,医疗机构本身信息数据的资源利用率是不够的,这是目前数据要素开发的主要问题。

一个公认的事实是,医疗数据资产入表,仍然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

“数据资产入表,客观来说是我们国家一个创举,因为太新了,所以基建还没有做好,遇到堵点是正常的。”林嵩说道,就像基建,分为硬的基建,和软的基建,咱们的硬基建比如设备、运算能力、数据库、云平台能力已经具备,关键是软的设施比如法律法规、业内共识等需要时间积累才能解决。

什么样的医疗数据,才能成为资产?

当下,医疗机构、资本等产业各方均已闻风而动,但是“什么样的数据能成为资产?怎么进场?”成为盘桓在从业者们心上的疑问。

在林嵩看来,主要是四个判断维度:一是可创造商业价值;二是独特性数据;三是数据作用必须是不可替代的;四是不容易被模仿。

“什么是有价值的数据,就是看是否能够为企业、市场交易双方带来真正的独特性研究。”他补充道,通常意义上的数据其实对企业意义不大,只有达到这些基本特点才能成为企业的特定资源,进而成为产品与资产。

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郭毅可曾在节目中讲过一个故事:一家著名的制药公司,以上百万英镑的巨资,购买了一个罕见的癌症患者的数据。 这家公司之所以愿意花这么多钱,是因为该患者患有6种癌症,他的数据在世界上几乎是独一无二的。

数据资产化本质上,是将数据作为一种资产来进行管理和运营的过程,这一过程包括了对数据的收集、整理、评估、管理和交易等环节,核心目的就是将数据的价值最大化,通过数据的有效管理和利用,为参与者带来切实的经济利益。

《GB/T 40685-2021国标文件》则指出,数据资产为合法拥有或控制的、能进行计量的、为组织带来经济和社会价值的数据资源。

而回归现实来看,医疗机构缺乏成熟的医疗数据管理制度体系、尚未形成科学合理的数据分类分级等,已成为阻止其挖掘数据金矿的阻碍。

对于医疗机构而言,数据处理能力跟不上数据资源的膨胀速度,只能手握着大量数据,垂手叹息。

“数据资产入表也许是一个契机,倒逼医疗机构或公司去及时处理数据,现在可能到了不解决不行的关键时刻了。”林嵩指出。

健康医疗数据,依据不同类别可分为个人属性数据、健康状况数据、医疗应用数据、医疗支付数据、卫生资源数据、公共卫生数据等,在做好严格的个人信息脱敏、个人隐私保护等加工处理后,可以进一步形成数据资源并开展资产工作。在这个过程中,原始数据质量、多元异构数据的整合能力、合规性需要尤为注意。

医疗机构、企业们迈过数据治理的关卡,才算真正来到了资产入表的大门之前。

把数据定价权,交给市场

医疗数据入表,财富进门,听起来就很美好的构想。

但数据资产形成需要三个前提条件:数据确权:合法持有或控制;数据治理:形成数据资产的重要手段;价值计量:会计计量与资产评估。

“数据到底归谁所有?是患者的还是医院的?如果数据确权等权属分置问题没有搞清楚,对于数据价值的开发就存在天然的阻碍。”林嵩剖析道,医疗数据存在两个利益主体,其源于患者个人,由医疗机构在诊疗过程中采集、制作保管形成的有价值的资源,所以存在患者和医疗机构两个利益主体。

在他看来,医疗机构可能拥有数据的持有权,因为医疗数据从产生到应用,整个全生命周期都离不开医疗机构的开发,所以医疗机构可以对医疗数据主张“数据持有权”,对符合条件的医疗数据进行开发利用,形成数据资产并享有相关收益。

同时,医疗数据又属于公共资源,拥有很强的外部性,由大数据管理部门和国家卫生健康委进行管理监督,是医疗行业做数据要素资产化很重要的特殊性。

此外,涉及个人医疗数据应用,应注意数据授权,与场景授权。比如在就诊场景下收集的数据,换了应用场景,便需要重新授权。

业内认知中,授权是实现数据确权的有效方式:改变原来数据提供方供给数据使用方过程中未经数据主体授权的不合法、不合规问题;在数据供给之前,建立数据授权机制,以数据授权方式解决数据要素各方权属难题;探索面向多主体、多场景的数据合规模式。

2023年,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合作,参与了某地健康医疗数据流通试点工作,由当地大数据交易所作为落地执行单位,提供全流程的专业支持,累计合同交易额数千万元。

至于数据定价,到底该怎么定价?多少钱?林嵩分析,长期来看,数据资产定价的估值模型一定会出现。近期来看,数据价值的评价,则交给市场决定。

“在市场上交易,如果公司对于某项数据需求特别迫切,愿意掏10万、100万来购买数据,这就是数据的真实性,真实价值就是由市场所证明的。”他指出。数据质量与价值信息交由买家判断,以市场价值为导向。

目前数据产品交易以“点对点”交易为主,卖方自主定价报价,买卖双方协商议定,大致需要经历早期互动、供需匹配沟通、价格和销售合同谈判、合约达成、履约五个阶段。

正如上海数据交易所提出的数据交易原则:“不合规不挂牌,无场景不交易”,医疗数据资产化,仍期待时间来完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